赵耀辉:扭转生育率骤降,要着力减轻对女性的“生育惩罚”

题记:2021年12月19日,北大国发院第六届国家发展论坛在承泽园隆重举行。论坛由北大国发院主办,中国石油集团国家高端智库联合主办。本文根据北大博雅特聘教授、国发院经济学教授赵耀辉在“人口与教育”专题环节的演讲内容整理而成。

赵耀辉教授

中国的出生人数自2016年以来出现断崖式下降,2019年为1200万,2021年可能会掉到1000万以内。这还是在最近几年一系列密集的人口政策出台的情况下。虽然“单独二孩”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出来以后,新生人口曾一度回升,但并没有扭转整体下跌趋势。现在出台的“三孩”政策以及相关配套措施能否阻止这种下跌呢?大家都在密切关注。

一个不利因素是,中国育龄妇女的人数现在已达到高峰,未来会持续快速下跌。中国周边东亚国家和香港、澳门、台湾等地区,没有限制人口生育甚至拥有鼓励政策,情况也不乐观。新加坡也很低,韩国更低。中国“七普”的出生率已经降到1.3%,与日本2020年的水平差不多。如果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,东亚人口将来会慢慢萎缩,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上述对比表明:且不说是否放开生育,即使全部放开、没有任何限制,我国人口出生率仍有可能继续跌下去。但中华民族在其他地方的出生率都非常低,

生育决策机制

我们该怎么理解现在的局面和未来的走势?生育率背后的驱动机制是什么?从经济学角度看,生育本质上是一个家庭的经济决策,是个人优化的结果,取决于生孩子的成本和收益。

我们进行分析时,要从生育的成本和收益两个方面看。

生孩子的收益是什么?在传统社会里,传宗接代自不用说,但是除此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功能是养老,也就是在父母到了老年、没有办法去挣钱或者需要照料时,孩子可以提供经济支持与照料支持。

同时,孩子也是维系婚姻关系的纽带,人类有天生喜爱孩子的冲动。

生孩子的成本是什么?首当其冲的是女性在孕育过程中有一些精神和身体方面的痛苦,也面临一些风险;其次在养孩子的过程中,家庭会发生包括住房、教育等费用;再次是女性在生育和养育的过程中,可能要放弃自己的工作。

如果生孩子的收益越高,人们往往越愿意生;如果生孩子的成本越高,人们往往越不愿意生。生育率的下降和收益下降、成本上升都有关系。

降低生育的宏观因素

从降低生育率的宏观因素来看,首先是收益方面发生了变化:一是传统的家庭养老正在转为社会化养老,由于养老保险制度的全面推行,政府越来越多地接管了养护老人的功能;二是婚姻的需求在下降,很多人到了30多岁还不结婚;三是孩子的“效用”也在降低,有各种各样的替代解决方案。

其次是成本方面,包括教育成本、住房成本还有女性的机会成本,我们分别来看:

教育成本

中国大多数地方长期缺乏优质的教育资源,导致父母在子女教育方面太“卷”,投入了很多钱,还要花很多时间,但仍有很多焦虑。这也成为最近政策的着力点。

这种焦虑感导致很多亲子冲突,降低了育儿的幸福感。毕竟孩子原本是给父母带来效用的,是让你幸福的,结果育儿的过程带来很多痛苦。这是收益的降低。

从长期影响来看,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少快乐,精神健康可能受损。现在大学生群体的精神健康状况非常令人担忧。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,孩子成年后难以发展亲密关系,恐婚/恐育现象难免增多。

住房成本

孩子属于经济学范畴的空间密集型消费品,至少需要卧室,如果房价太高,父母就没有办法提供更大的空间。

国际上房价较低的地方,生育率往往较高。中国人口特别密集的大城市,房价收入比太高,所以很多人买不起房子,养不起孩子。

女性机会成本

最重要的还是女性的机会成本,是所有成本项目里最大的一项,也是各个国家鼓励生育政策的最主要落脚点。

对比世界上各国不同时期的就业率,从1970年代到2000年,很多国家(多数是发达国家)女性的就业率一直上涨,现在是60%-70%,更高者有70%-80%。女性的工资跟男性相比也一直在缩小差距,这是发达国家一个很重要的趋势。目前美国女性的工资大概是男性的80%左右。

中国的情况也很令人鼓舞。从分年龄段的上大学人口比例看,年轻女性已经高于男性,这个转折点大概对应着1982年左右出生的这一代人。女性的就业率在改革开放以后略有下降,目前男性的就业率是94.2%,女性80.5%,比起发达国家我们算是比较高的。最主要的一点是,中国生育年龄女性的就业率仍相当高。另外,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就业需求很高,就业率达到80%-90%。

在很多国家,就业市场上的性别歧视已经很少,而且对女性就业有很多支持,男女工资差别还在缩小,只是趋势已经放缓。

现在学术界普遍认为,生育惩罚已经成为阻碍女性继续进步的一个重要因素。什么叫生育惩罚?简单说就是女性生完孩子以后获得的工资下跌,她也很难回到劳动力市场。

以丹麦为例,拥有孩子之后,男性的收入没有变化,但女性生完孩子以后的收入会下降,而且男女工资在20年以后仍然存在很大差别,无法回升到之前的水平。用中国的相应数据来测算,女性收入在生完孩子以后也有非常大的下降,不过没有持续那么长时间,大概四、五年以后还能够涨回去。

生育惩罚背后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产假。在丹麦这样的福利国家,产假很长,虽然能够保护女性的就业岗位,但时间太长反而有害,因为这会导致女性长时间处于职场之外,增加返场的难度。同时还有各种生育相关福利,对于教育程度高的女性来说,其实也有负面作用,而且往往很大。研究发现,产假延长等待遇对提高生育率的效果比较小,因为女性更在意事业前景。

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政策领域是托育服务,在所有研究文献中,这都被证明可有效提高生育率。因为托育服务可以帮助女性留在就业市场,继续发展自己的事业,降低生育成本。对于低收入的家庭而言,社会托育等服务价值会更大,因为她们更没有办法自己来解决这些问题,比如请不起保姆,所以社会托育等服务更加重要。

前景展望

对于未来,我们是不是一定要非常悲观呢?我认为不一定。虽然孩子的“使用价值”在降低,但是人类毕竟喜欢孩子,这是不会泯灭的天性。在老年照料方面,虽然有各种社会化养老服务,但是孩子的作用还是非常重要,这就给了我们鼓励生育的政策空间。

在鼓励生育方面,最重要的还是增加和完善女性及生育友好型的政策。在女性重视事业发展的时代,鼓励生育的政策要围绕减轻女性的生育负担展开。当然我也不是说教育“双减”没有用处,另外产假有双刃剑效果,应该花更大的精力把托育服务做起来、做好,而且政府不要全都管,因为能力有限,要鼓励民办机构参与。

在教育方面,应该好好地解决教育资源供给问题,让大家都能够上高中、上大学。

房价方面有很多讨论,我不再赘述。

最后我提一点,东亚地区的传统文化一定要与时俱进。前面讲到东亚整体的生育率非常低,很重要的因素就在于东亚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相比全世界仍偏低。男性往往不干家务,女性既要养孩子又要有事业,过于辛苦,因此就会“罢工”(不生育)。中国要提高生育率,一定要倡导男性承担家务责任,这样既可以改善夫妻关系,又可以享受多子多福。

整理:文展春 | 编辑:王贤青、 白尧

举报内容

与我相关

全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评论拉取失败

拉取失败,再试一次~

继续查看更多评论

已显示所有评论

热门评论

打开QQ看点查看更多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继续查看更多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