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冈,永久的记忆

3月19日 晴 黄冈

昨天,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清零了。

回想到黄冈的日子,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是我们的战场。最初,大家都是怀着一腔热血,想尽一切办法,尽早投入抗疫的战斗中去,为当地医院、同行分担接诊压力,他们太累了。

1月28日夜,病房开始收治病人了,由于对新冠肺炎不很了解,大家都有些紧张、忐忑,但是都没有退缩,义无反顾地冲在第一线。

7床病人转到监护室的场景让人难忘。晚上9点多,普通病房里有一个病人呼吸困难,氧饱和才70%多,需要紧急转入重症监护病房,队友们就用病床推着进来,病人半躺在床上,呼吸急促,憋喘,不停地变换卧位,喊着“氧气,氧气,快给我吸氧”。此时氧气开到了最大,病人却似乎感觉不到。

当我和队友一起把病人抬到病床后,他又找自己的手机,尽管我们明白病人在隔离病房,病情重,随时有生命危险,手机根本用不到,但看到他焦虑不安的表情,又迅速把他唯一能联系上家人的手机,放到他的手里,让他有安全感,心里踏实,有利于康复。病人憋喘严重,最终还是插上了气管插管。

在隔离病房插气管插管风险最大,为了病人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忘不了12床大爷,昨天上班时还让我帮他找家属送来的物品,说里面有车厘子,他要请我们大家吃。

几经周折,他的物品找到了,可等我第二天去上班,这位大爷就已经插上气管插管了,我正在给10床作口腔护理,又被叫去抢救12床。

做心肺复苏是一个体力活,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、戴着严密的口罩做心肺复苏,出汗了捂得快要窒息,都感觉到自己心脏跳动的速度了。

“肾上腺素1mg静推”,医生不停地下医嘱,我们都一直盯着心电监护上的数据,希望有奇迹的发生,可最终,大爷还是没能抢救过来。

曾经见过那么多生离死别,而此时面对生命的无常和脆弱,我们还是接受不了。

看着窗台上的车厘子,心里不禁默默地自问:“大爷你吃上了吗?”我按照家乡的风俗,给老人刮干净了胡子,洗了洗脸,梳了梳头,用一床洁白的床单,把老人的身体包裹起来,家人儿女不在场,我要替他的儿女做好一切,让老人走得有尊严、不孤独,有我们医护人员在,我们就是您的儿女。

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抢救场面,一幅幅感人的画面,是我在黄冈永久的记忆。

清零时刻,新冠肺炎正离我们远去,我们所有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苏晓燕 山东省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、泰安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

(□本报记者 王凯 整理)

责任编辑:马婉莹

举报内容

与我相关

全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评论拉取失败

拉取失败,再试一次~

继续查看更多评论

已显示所有评论

热门评论

打开QQ看点查看更多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继续查看更多评论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