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 | 寒冬过境 香港画廊面临重新洗牌?

艺术品交易停摆 画廊最大困难是收支

3月3日,作为香港繁荣标志、创立40年的“世界最大海上餐厅”珍宝海鲜舫宣布停业。自1976年开业以来,珍宝海鲜舫不仅接待多国政商名人,还曾经是《食神》、《龙争虎斗》、《无间道2》等经典港片取景地的香港城市地标。

作为香港繁荣标志的珍宝海鲜舫

儿时记忆《食神》经典PK场面就是取景于珍宝海鲜舫

3月23日,“香港茶餐厅传奇”翠华22年旗舰店关闭,港产电影《春娇与志明》里的经典台词:“从兰桂坊出来后,一定要去翠华”就是出自这里。这不是单独一间结业的翠华餐厅,在半年内已有4间分店结业,分店里的全体员工都已失业。

夜市记忆:翠华餐厅

自2019年下半年来,经历了几个月的动荡,紧接着又是突如其来的疫情,香港游客人数锐减,各行各业遭遇重创。几天前,香港政府统计处公布了最新数据:香港失业率高达3.7%,创9年以来新高。

这样的境况,对“兴于百业之后,衰于百业之先”的画廊业无疑是一个漫长的寒冬。“香港是对外型经济体系。本土以金融、旅游、地产、零售为主,都各有各的问题,基本上画廊属于零售里面的一个产业,所以我们肯定是没有办法逃避这期间的困难。香港经历了过去九个月的混乱,从贸易战到社会运动,紧接着就是疫情,对香港画廊来讲,据我了解,除了国际顶尖画廊,基本上都遭遇了一些困境。”方由美术创始人梁徐锦熹谈到。

曾经人潮涌动的香港中环

“全球的艺术品交易几乎都在停摆状态,而且拍卖也是全面暂停,所以现在所有跟艺术品有关的,尤其是中小型的画廊与拍卖行,都在面对很直接的生存问题。而未来数月,我相信会有至少三分之一的有关公司结业,因为艺术品交易的支出是庞大的,而经历数月入不敷支的日子,未来一两年的环境也未见明朗,会造成中小公司结业和市场趋向垄断的问题。”香港明画廊负责人林沙洲说。

梁徐锦熹坦言,现在对画廊而言最大的困难就是收支,“新藏家建立的速度会减慢,而现存收藏家的收藏意欲和收藏类别,会不会因为这次整个市场的改动而洗牌?也是相当大的变数。”

曾经的购物圣地尖沙咀如今也显得很冷清


转战国际到开拓线上 变化让画廊措手不及

实际上,在疫情开始之前,长达近半年的社会运动,已经让不少香港画廊叫苦不堪。游客量下降,生意冷淡,就连员工上下班的交通也难以保证,不少原定计划的展览不得不临时取消。有部分国际画廊透露,像她们代理的艺术家都是国际大牌,他们对于个展开幕有自己的要求,如果香港局势动荡,很难保证画廊的开放时长,那么这些艺术家宁愿取消香港展览。而这些展览往往策划、准备了一至两年,临时取消损失惨重。

不过,对于国际画廊而言,香港空间还只意味着亚洲市场,短暂的困局可以依靠世界其他画廊空间的盈收保持平衡;而对于香港本土画廊而言,这里却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唯一之地。

位于中环,集结了高古轩、艺术门、立木画廊、汉雅轩的毕打行,如今画廊也鲜少有展览开幕

雪上加霜的是,1月底香港巴塞尔宣布取消,“艺博会在画廊的销售比重大约是20·30%,如果是销售高价艺术品的画廊,比重会到50~70%。对于大画廊来说他们的付出是巨大的,但也不会因此倒闭,但中小型画廊因为运营资金不足,这段时间就比较艰难了。”不少画廊被迫转战国际,加大了国际各大艺博会的投入比例,以期平衡香港空间的收支。

然而,转战国际的日子也没有坚持太久,疫情蔓延的速度远超人们的预期,世界各地的艺博会、展览纷纷取消,开拓网络似乎已经成为了画廊唯一的出路。巴塞尔官方适时推出了线上展厅,但临时决定,难免失之仓促,不少画廊反映,在前期资料上传阶段,已经有些杂乱无章,而整个线上的销售结果,差强人意。除了高古轩、卓纳、豪瑟沃斯等几家顶尖国际画廊有售出外,香港其他画廊几乎战绩平平,不少甚至为零。

往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现场

“云展览只能作为辅助,很多收藏家还是不习惯,等着等着下载就没有耐性继续看下去,并且欠缺了与画廊职员接触和直接交流那个层面,我估计云展览必须配合其他不同的推广方式一起做,包括实体展览,才能有好的效果。”李安姿当代空间负责人李安姿说。

明画廊林沙洲觉得,未来的方向一定是云展览,“因为如今的影像技术已经非常成熟,所有艺术品细节基本上都可以看见,中低价位的作品基本都可以在网上成交。但大价位的作品我相信收藏家还是希望看原作的购买,但当然也有例外,只是比较少。所以拍卖行在未来的地位会更加重要。”

位于皇后大道,集结了卓纳、豪瑟沃斯、白石、艺术门、当代唐人、方由等大牌画廊的HQueen's,如今也鲜少有画廊举办新展

在线上展览方面,国际顶尖画廊,如卓纳、豪瑟沃斯起步较早,卓纳创始人大卫·卓纳更是神预言,以后网上展出、销售,将成为趋势。这些顶尖画廊资本雄厚,有资金支持早期对于线上展览的开拓和维护,但对于中小画廊来说,仓促展开线上展览,并不能立竿见影收到效果,而收支压力迫在眉睫,虽然大家都齐声看好”线上“,但总有种远水解不了解渴的无奈感。

“据我了解,可能有些原本在中环的画廊会搬到黄竹坑,以降低租金成本来应对未来的挑战。这是一个非常谨慎的方法,其实在黄竹坑本来就有20几个画廊。”梁徐锦熹说。


面对困局,香港画廊现状及应对之策——

卓纳画廊

位于香港中环H’QUEEN大厦的卓纳画廊近几个月来没有推出新展,但其线上展厅异常活跃。“卓纳线上展厅”于2017年初发布,是首个提供在线欣赏与购买限量艺术作品的画廊空间,迄今已带来50多场线上展览,迅速发展成卓纳画廊全球的“第七处空间”。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就在几天前,面对全球疫情,卓纳宣布开放自己已成熟的线上平台,与其他年轻画廊共享。首场展览《平台:纽约》邀请了12家来自纽约的年轻画廊。

卓纳开放线上平台给纽约的年轻画廊


白石画廊

同样位于H’QUEEN的白石画廊依然开放,其在3月18日开幕的新展“小寓言”推出了六位年轻艺术家作品,似在这沉闷的时期呈现出难得一见的朝气。

白石画廊“小寓言”群展现场


方由美术

方由在这段时间保持着共度时艰的积极态度,“对销售来讲,我们只会尽量做,不能给同事和自己太大压力,毕竟我们要共度难关,处理好家庭的关系。不会太强求很多生意。但顶尖藏家一直在持续找好东西,所以这几个月凭着过去的积累还是能做到一些生意。”

对于代理的艺术家,方由希望可以慢慢用直播、用文字、作品欣赏 用网上各种平台将他们的内容所思所想介绍给大家,以保证观者不会对有才华的艺术家感到陌生。“所以基本上在方由的网上平台,会看到作品赏析、基本上不是为了买卖,当然有人问我们我们也会非常开心,但我们不会在这个时候强行做一些推销。”

同时,方由美术还携许鸿飞作品《带我飞》参加亚洲协会香港中心与香港画廊协会共同策划的雕塑艺术展。

许鸿飞 《带我飞》 2014年 青铜 48 x 34 x 43  厘米


白立方

白立方亦是为数不多香港中环依然正常开放的空间,在这种特殊情况下,他们联手香港K11联合推出“邂逅”,不仅在自己空间呈现安东尼·葛姆雷、达明·赫斯特等作品,更是与K11 Musea所呈现的西斯特·盖茨,遥相呼应。画廊透露,越是在这个时候,她们越希望,香港人在这座城市,和艺术有一场不期而遇的“邂逅”。

白立方“邂逅”


季丰轩

季丰轩也一直没有歇过业,就算在去年闹得最厉害、交通不便的时候,员工们还是正常每天往返中环。她们举办小型的研讨会、参加公共雕塑展、整理文献库,甚至巴塞尔的取消,似乎对她们也未曾有太大的影响。“两年前我就不太热衷参加博览会了,我们平常的生意也真的不靠博览会,好的藏家不会是那种赚钱忽高忽低,还是蛮有实力,比较稳定,这样的藏家,如果他觉得东西好,那么他也会看长远。”


李安姿当代空间

2019 年下半年期间,李安姿当代空间因为各种事件加起来共关门三十余天,那段时间从各地来香港的客人少了,迫使她们多出差或透过手机和线上跟客户沟通。“农历新年以后来香港的人差不多是零,但可能由于香港的疫情控制得比较早,从我们三月中开新展览开始,参观的人数已经回复以往正常时期的人数,来的基本上是本地人,可能是因为我们这个展览比较正能量,很多人都专门来看。不过,博览会等取消迫使我们在线上、手机用不同的方式做更多推广,又或是直接针对性地接触客人。”

香港本土艺术家阮家仪在李安姿当代空间举办的个展现场

每年三月的博览会占了李安姿当代空间一年整体约3至4成销售,巴塞尔的取消让画廊必须更用力开发新渠道和客人联系和沟通,不能再靠传统的方法或像在全盛时期那样等客人自己找上门。“我们在这段时间更努力在微信、Instagram、Facebook等媒体推广作品和艺术家,数字上看效果不错,我们也知道这是大方向和持续需要做,必须一直坚持在这边多投入资源。”


10号赞善里

位于中环的10号赞善里也反映画廊的人流量明显减少了,“这是目前最大的困难。但我们仍然逐一邀请藏家来画廊欣赏他们感兴趣的作品。我们正在思考如何通过更多线上活动来吸引观众来参观画廊。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平台来进行宣传。虽然和之前类似,但现在主要是一对一地邀请藏家,与他们进行更深入的对话。”画廊总监Katie de Tilly认为,其实现在是购买艺术品的好时机,因为画廊更愿意提供优惠的折扣。

10号赞善里举办的青年艺术家梁浩个展现场


世界画廊

在香港经营了46年的世界画廊倒也比较“淡定”,从春节后,他们就只接受预约看展,巴塞尔取消,原本展位号“3E14”被他们别出心裁地定为了新展名,原本要带到巴塞尔现场的艺术家作品,在画廊展出。“我们把春天的展览相应延后到秋天。在画廊半开放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趁机加强团队建设,并装修画廊以提高展览的空间条件。”

世界画廊“3E14”群展现场


明画廊

负责人林沙洲觉得,面对如此环境,画廊最重要的是要面对现状,做做网上展览是一条路,而且可以为日后的市场情况作预备,我相信以后的网络艺术品市场会更加蓬勃,更加真实。“我们画廊是把上半年的展览全数押后到下半年,相信大多画廊也是。所以全球下半年的展览一定都会全力以赴,各放异彩。”


怀揣希望 静待回暖

香港虽不大但经历丰富,整体氛围变化很快,梁徐锦熹觉得下半年会慢慢恢复。“当然2020-2021肯定不是大家觉得的艺术市场的高峰,但这种低潮对藏家来说也是觉得自己会有多点选择,而艺术家经历这一番动荡还留下来的,也是真正坚持艺术的。希望大家通过这一次的波动看清楚不同国家的情况,恢复以后,能够对内地、香港、澳门的艺术家更多一些关注;当然,我们还需要建立更完善、成熟的画廊体系,这一潮后大大小小的画廊可能会关闭,下一周期希望更年轻、更好、更规范的艺术能呈现给大家。”

相比梁徐锦熹的乐观,明画廊的林沙洲估计得更为保守一些,“香港的艺术市场,如果全球经济没有崩溃的话,我认为要到明年的三月始逐渐回温,待不快的时期以时间冲淡,收藏家们才会逐渐开始留意艺术品。购买艺术品往往都是心情好的时候消费,享受艺术品带来的愉悦感,而此次影响如此之重,相信需要一年半载方能回温。”

季丰轩则早早算好了亏损,调整好心态,静待春暖花开,“2020年,在商业上绝对不是一个好年份。因为有这样的预判,所以我已经调整好心态,我坦然地算好了预计亏多少,剩下的那就等等吧,看长远点。不过我相信,这个周期之后一定会好起来。”

10号赞善里的Katie de Tilly觉得香港市场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应变能力,他预计情况将在6月得到改善,“这和当年SARS发⽣的情况类似,在危机过后很快就会恢复到正常。我们今年下半年计划为香港本土青年艺术家举办‘香港起动2020’的展览。我们还将展示澳⼤利亚艺术家家John Young的作品。”



今 | 日 | 课 | 程 | 推 | 荐

奇想补给站——熊诗艺《匆匆》

小时候以为世界是无穷无尽的

像生活在一个循环的光圈里

是快乐的重复

爷爷突然去世了

又一个安静的人消失了

我们似乎是一夜长大的

有些恍惚,他依然长在光里

3月28日-4月28日

艺术头条独家线上首发

12部费那奇北京动画周精选独立动画影片

让您畅享一段充满诗性和灵感的动画之旅

雅 | 昌 | 推 | 荐


春拍在即,
雅昌得藏为各位艺术爱好者及藏家
带来了全新收藏利器
_




举报内容

与我相关

全部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评论拉取失败

拉取失败,再试一次~

继续查看更多评论

已显示所有评论

热门评论

打开QQ看点查看更多评论
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继续查看更多评论

发表